人也

dbq大噶
(180°鞠躬)
我错了(ಥ_ಥ)

【天子】默契(03)

今天的人也为白老师打call了吗

为白老师打电话打到爆๑乛◡乛๑

你知道rap大白吗:

与也老师的联文 @人也 我们就是“也白”组合。高贵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赵天宇今天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,没有在旁边看见孟子坤,他们两个一般都是一起睡,有一部分是因为孟子坤怕黑,说什么只有和赵天宇一起睡才有安全感,他当时说这话的时候,周震南吐槽了一句他们俩比正牌情侣签证都腻歪,赵天宇那时听见,只笑着说了一句:“毕竟是父子,血浓于水。”他也想和孟子坤腻歪,以情侣的身份。只是他怕,于是劝自己没那个缘分,别硬要个得到率不高的身份。

另一部分是因为赵天宇想暗地里让自己满足一下另一个身份。

他靠着床边直愣愣地想着过去才一周的故事,把那时的自己从记忆里扒出来,然后通过行为一点点地剖析,分解,最后遗憾发现除了喜欢孟子坤所剩无几。

周震南路过他,音色带着几分欢悦留下了几句让他在空气里寻找,然后经过耳朵与空气的短暂交流,他发呆地听清了那几句话“我和马老师一会儿要去约会,孟子坤去见他朋友了,你自己在家可别把自己饿死。”

今天一整天大概就他一个人过了,sad。

晚上的时候,孟子坤还没回来,大概是十点三十九分零四秒的时候,赵天宇接到电话“天宇,我朋友喝醉了,我送她到家,晚上不回去了啊。”对方不知道怎么就挂了,背景音感觉有些吵,是赵天宇讨厌也是最喜欢的环境了。

然后赵天宇早睡了,在十点四十分零七秒的时候,听着清晰的手表滴答声,默默想着以前为什么没听到过,大概被某个人的平稳的呼吸声盖住了吧,那个人真是,一米八七的个子,还和他似的没有安全感,想着想着,默默推翻了早上的结论,哪里是孟子坤怕黑,明明是他们两个的安全感需要相互给予。

第二天早上孟子坤回来了,赵天宇感觉他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,却又说不上来,话被哽在喉咙里,咽不进肚子里,谁知道会不会是有害细菌?又吐不出来,因为谁也不知道。

他想不出来,索性不去想,看着孟子坤在书桌旁边,而书架上那本深蓝色的日记本,是他们俩清晰可触的三年时光,不多不少,却又怎么也回不去。

其实回不去也没关系,反正不管那三年还是现在,我的旁边都是你。

今天宿舍里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,他就是大二的口口,他悄无声息地送了一份心意给孟子坤和赵天宇,那么到底是什么呢,是一份话剧剧本。

话剧剧本其实是有很多富有表现力的人来演的,可是我们口口认为只有天子可以演出来这份剧本,一个古装话剧,是他们话剧社首屈一指的毛老师写的。

“你能许我花前月下?”
“我想许你安平无忧。”

讲的是一位家道中落,命运凄惨的书生和富家小姐的故事,后来书生遇害,不想拖累小姐,便许了她安平无忧,他们从没说过再见,他们的一切都是默契。

“坤儿,我想演。”
“天宇,咱可能演不了。”
“为啥?”
“性别不允许。”

评论 ( 7 )
热度 ( 64 )

© 人也 | Powered by LOFTER